混吃等死。

【维勇】蝴蝶夫人(6)


*本章有肉渣

*想要尝试在恋爱中两人位置倒置会怎样

*人物YOI的,ooc我的

*传送门(5) (4) (3) (2) (1)

*以上ok?→go!


*

这大概是胜生宽子最难忘的一个晚上。

她的儿子,胜生勇利生死不明地趴在维克托的背上被带了回来。

维克托湿透的身体、颤抖的双手和声音嘶哑的呼救,都那样鲜明地印在脑海里。

而她的孩子勇利正无力地趴在维克托身上,湿透的头发贴在前额,除去苍白的脸色和嘴唇,看上去好像睡着了。

宽子捂住嘴,不愿意相信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的是真利,真利迅速让维克托把勇利放到床上,打了电话通知医生急救。然后又叫来和胜生家关系不错的优子也来帮忙照顾。

至于维克托,本来也想要照顾勇利,根本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却强行被勇利的父亲利也按进浴缸泡了热水澡,又给他灌了掺了安眠药的热姜汤。

*

冬季海面的浮冰很危险千万不要跑上去玩这样的话好像听谁说过呢。大概是很久以前,还很小的时候的事情了。谁说的呢?妈妈?真利姐?……美奈子老师?

自己从来不会跑到海边去玩,所以干脆忽略了啊,时间太久了,都要忘记了。

因为海浪永不停息,你永远都不知道脚下踩着的冰会不会在下一刻失去平衡,而一旦从裂缝掉下去,海浪又会推着后面的浮冰闭合那条裂缝,简直就像吃人的冰怪物一样。

勇利睁开了眼睛,维克托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维克托吗……这个他从怪物口中夺回来的男人。

回忆起了小时候关于海面结冰的警告,胜生勇利觉得不可思议。

他知道维克托当时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义无反顾地扑上来救他。但他想不明白,在刺骨的海水中,头上是连绵的白冰,共享一口氧气的两个人是怎么能够活着待在这个房间里的。

身上柔软温暖的被子和胸口和头部的疼痛提醒着勇利他还活着的这个事实。维克托的睡颜很安静,和他平时的形象不太一样。勇利小心翼翼地动了下身体,不出意外的艰难,而且腰部也传来了疼痛感。

维克托因为勇利的动作惊醒,他抬头看到了勇利睁开的眼睛,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轻轻按住勇利嘴唇阻止了勇利说话,然后小步跑了出去,不多时又把勇利焦急的父母带了过来。宽子和利也看到勇利已经醒来之后终于放下心来。宽子抹着眼泪,维克托轻声安慰着两位的情绪,让忙碌了好久的长辈去休息了。

房间里终于又只剩下了两个人。维克托看起来脸色也不是很好,不知道是不是也很久没有休息了。

「维克托……」勇利开口叫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行,而且一说话就引起胸腔的疼痛。

「勇利,别说话了。」维克托坐到勇利床边的椅子上,帮他整了整被子的褶皱。

勇利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挂着点滴。

「我……怎么了?」他不顾维克托的阻止,又问了一句。

「溺水,加上重感冒,」维克托垂下长长的睫毛,「还有腰被撞伤了,骨骼没有大碍,但是之前勇利一直在昏迷,也无法判断具体的伤势。」

勇利又要开口,维克托一只手抚上勇利的小腿,打断了他的动作。

「勇利还是暂时不要说话了,听我说就好。」

「我在你落水之后把你捞了上来,送回家里。简直乱成一团糟……真利叫了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维克托说,「除了溺水造成的影响,高烧让你多昏迷了好几天。」

维克托的手在被子下抚摸勇利的小腿,自青春期后再没人这样接触过勇利的身体,微妙的感觉从腿部传上来,勇利本来就因为发烧而泛着红晕的脸变得更红。

「腿上有感觉么?千万不要伤到脊椎啊……」

「咳、咳……维克托,别摸了,没事的。」勇利阻止了维克托的这种行为。

「我好担心勇利,如果不是我说要你陪我出去玩的话……」维克托把手收回来,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情绪,「都是我的错。」

「维克托还是不要说这种话了……」勇利说话间胸腔又在隐隐作痛,「没有维克托的话……我现在大概不在这里了。」

「我好害怕。」维克托轻声说。

「那个,打扰到你们两个说话了,」真利站在门口敲敲门,「勇利是醒了么?我来给勇利擦身体。」

勇利的脸瞬间从微微发红变成了一只煮熟的西红柿。什么啊!?这么多天一直是真利姐在给我擦身体吗——诶!?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小时候我还帮你洗过澡呢。」真利已经端着一个木盆推开门进来了,看见勇利的反应,淡定地补了一句。

「勇利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维克托笑着接过木盆,「而且他现在醒了很容易害羞的,还是我来吧。」

真利没有多推辞,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维克托把毛巾浸到温水中打湿,然后又拧到半干,一点一点从手开始小心地避开输液的扎针处帮勇利擦拭身体。勇利不再说话,满脸通红地把头转到一边闭着眼睛不看维克托。


维克托继续擦,温热的湿毛巾擦过勇利地锁骨和胸膛,沿着腰侧和小腹一路向下。勇利的腰上有之前的撞击留下的大片青紫痕迹,维克托的动作格外温柔,生怕弄疼了他。

差点失去之后才意识到勇利在心中到底重要到什么程度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月,却已经让胜生勇利这样深刻地烙在心中了吗?

在冰面上闪耀的勇利,贪睡又喜欢吃炸猪排饭的勇利,在月光下露出微笑的勇利……每一个都让维克托心动不已。从最初的冷淡和疏离到逐渐熟悉,勇利对维克托展露的自我越多,越让维克托觉得难以自拔。

维克托俯身趴到勇利耳边,小声说「真想一直陪在你身边啊……」

勇利连耳垂都在泛红,他转过头睁开眼睛,清澈地深色眸子里映出维克托的倒影。维克托飞快地吻了上去,勇利没有拒绝,唇舌交流间很快勇利就被吻得晕乎乎的,而维克托则在勇利感到难受之前停了下来。

「请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勇利这样说。


-TBC-


嘴上说着要考试了不写了结果还是更了一章=͟͟͞͞ =͟͟͞͞ ヘ( ´Д`)ノ

我还真是可怕啊

求评论求小红心求小蓝手,大家的回复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评论(17)
热度(279)

© 春風を見送るよ | Powered by LOFTER